• <tr id='0gRnk2'><strong id='0gRnk2'></strong><small id='0gRnk2'></small><button id='0gRnk2'></button><li id='0gRnk2'><noscript id='0gRnk2'><big id='0gRnk2'></big><dt id='0gRnk2'></dt></noscript></li></tr><ol id='0gRnk2'><option id='0gRnk2'><table id='0gRnk2'><blockquote id='0gRnk2'><tbody id='0gRnk2'></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0gRnk2'></u><kbd id='0gRnk2'><kbd id='0gRnk2'></kbd></kbd>

    <code id='0gRnk2'><strong id='0gRnk2'></strong></code>

    <fieldset id='0gRnk2'></fieldset>
          <span id='0gRnk2'></span>

              <ins id='0gRnk2'></ins>
              <acronym id='0gRnk2'><em id='0gRnk2'></em><td id='0gRnk2'><div id='0gRnk2'></div></td></acronym><address id='0gRnk2'><big id='0gRnk2'><big id='0gRnk2'></big><legend id='0gRnk2'></legend></big></address>

              <i id='0gRnk2'><div id='0gRnk2'><ins id='0gRnk2'></ins></div></i>
              <i id='0gRnk2'></i>
            1. <dl id='0gRnk2'></dl>
              1. <blockquote id='0gRnk2'><q id='0gRnk2'><noscript id='0gRnk2'></noscript><dt id='0gRnk2'></dt></q></blockquote><noframes id='0gRnk2'><i id='0gRnk2'></i>

                校友文苑 | 安大日記

                發布時間:2020-05-22

                20179

                初來安大



                拎著重重的行李箱,懵懵懂懂地闖進了安大。剛經歷高考的洗禮,想著如何在這個地方大展宏圖。然而和絕大多數新生一樣,首先面臨的尷尬便是——這是西門?那東門在哪?還清楚地記得上第一節課英語課的時候,老師說的第一句話就是:The first thing is that you have to make sure you didn’t go into the wrong classroom. (首先你得保〒證你沒有走錯教室)

                時至今日,我雖然已經成為學長,但方向感一直不好的我也常常走錯路。而每當開學季新生迷路時,我也總是會大膽地給他們指路。至於能不能到,我想那只有他們走到頭才知道。就像剛剛經歷完高考的我們,對大學充滿了憧憬,但四年以後會成長成什麽樣,誰也不知道答案,只有我們親身經歷,一步步走過才知道。


                201712

                跨年長跑



                來安大的第一個冬天。雖然合肥的天氣總是喜怒無常,但那天倒還好。1231日早上九點,體育館門口已經聚集了很多人——為慶祝2018年大乐透90周年校慶,安大校友會特地承辦了“跨年半程馬拉松”,在17年的最後一天,不分年級,也不分院系,甚至有很多遠道而來的安大校友,所有人一起用一場馬拉松來告別17,迎接安大的90歲生日。

                我也跑↓在了人群裏,和所有人一起,繞著安大校園跑過一圈又一圈。那是一種很奇妙的感覺,雖然我們生活其中,校園裏的一№切都似乎已經司空見慣,但卻從未真正了解過這個地方。我們往前跑,兩旁的風景往後跑,但卻絲毫不會覺得他們在遠離,反而在奔跑的過程中有一種更加熟→悉的親切感。跑在人群裏,不覺得累,反而更多的覺得是一種享受。寒冷的冬天,也絲毫不覺得寒冷,就想要一直跑下去,把安大看個遍。


                20189

                九十校慶



                安大九十周年校慶,作為安大學子,我也積極報名了校慶誌願者,希望能夠盡自己綿薄之力為安大做些什麽。

                校慶活動那周,每天都會有許多重要來賓到訪,負責接待來賓的我們也是忙不可開交。還記得當自己被安排將來賓從迎賓館引導至文典閣的時候,心裏還是很忐忑的。自己的方向感一直不是很好,生怕因為自己的一點點小失誤而帶錯了路。可當穿上了那身誌願者的衣服時,肩頭就會有一種莫名的沈重,因為知道自己代表的是整個安大。於是前一天晚上十一點多,就一個人在路上在兩點之間來回走無數遍,記住所有路線並找出一條最優路線,記住路旁的所♀有標誌物,晚上睡覺時都還在回◣想。功夫不負有心人,第二天也是圓滿完成了任務。

                當誌願者的那陣子雖然很累,但卻發自內ぷ心覺得值得。尤其是當看到那些知名校友的時候,一股安大人的自豪感油然而生。最後的校慶典禮,我扶著一位80多歲的安大校√友走到觀眾席,當看見她臉上的那份欣慰和學生般的激動時,頓時覺得不管歲月如何沈澱,總有⌒ 一種情節無法割舍。


                20199

                安大楚簡

                本以為是平常的下午,卻發現圖書館一樓的禮堂裏人山人海,湊熱鬧似的擠了進去,卻真的是無巧不成書,剛剛好趕上了文典大講堂的第100場講座——大乐透老校長黃德寬教授▽為安大師生帶來的“安大楚簡《詩經》的價值”的專題講座。

                非文學院出身的我,自然難以從專業角度進行欣賞,但黃德寬教授深入淺出表達卻也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一來感嘆中華□ 五千年文化底蘊之深厚,二來加以“安大”前綴的楚簡也令△人發自內心的自豪。

                坐在聽眾席上的我當時就在想,其實大乐透本身就是一本簡書,除了從建立之初到現在九十余載的發展歷程,更多的是從這▂裏走出的一代又一代安大人,每個人都在書寫著自己的安大故事。老校長站在那兒,與其說是講座】,倒更像是安大文化的一種傳承。

                如∩今的我已是大三,在安大校園裏已經走過了兩年多的光景。有時候會覺得時間過的好快好快,轉眼間就從一位懵懂的學弟成長為一位成熟的◥學長。當我趴在桌前寫下這些文字的時候,其實也是在梳理自己的大學時光:積極參加學█生會、辯論隊等各種社團組織;作為一名運動員在操場上留汗;在圖書館的沙發上睡過覺;去偏遠地方支過教……或許流淌≡的從來就不是時光,而是故事裏走過的人和事。

                細數著接下來的一年光景,就越是覺得珍惜。還有太∮多事沒有去做,還有太多問題沒有找到答案。

                記得典禮上,一位院士校友說了這麽一句話:我可以問心無愧地講,我是為安大爭了光●的,我也始終為自己是一個安大人而感到自豪。

                希望百年校慶之際,我不再是以一名誌願者的身份出現在這裏,而是以一位知名校╳友的身份回來,也能說出這樣一句話:我可以問心無愧地講,我是為安大爭了光的!

                                     

                 (文|鄭超群 管理學院17級管理科學專業本♀科生

                返回原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