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KjUyBo'><strong id='KjUyBo'></strong><small id='KjUyBo'></small><button id='KjUyBo'></button><li id='KjUyBo'><noscript id='KjUyBo'><big id='KjUyBo'></big><dt id='KjUyBo'></dt></noscript></li></tr><ol id='KjUyBo'><option id='KjUyBo'><table id='KjUyBo'><blockquote id='KjUyBo'><tbody id='KjUyBo'></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KjUyBo'></u><kbd id='KjUyBo'><kbd id='KjUyBo'></kbd></kbd>

    <code id='KjUyBo'><strong id='KjUyBo'></strong></code>

    <fieldset id='KjUyBo'></fieldset>
          <span id='KjUyBo'></span>

              <ins id='KjUyBo'></ins>
              <acronym id='KjUyBo'><em id='KjUyBo'></em><td id='KjUyBo'><div id='KjUyBo'></div></td></acronym><address id='KjUyBo'><big id='KjUyBo'><big id='KjUyBo'></big><legend id='KjUyBo'></legend></big></address>

              <i id='KjUyBo'><div id='KjUyBo'><ins id='KjUyBo'></ins></div></i>
              <i id='KjUyBo'></i>
            1. <dl id='KjUyBo'></dl>
              1. <blockquote id='KjUyBo'><q id='KjUyBo'><noscript id='KjUyBo'></noscript><dt id='KjUyBo'></dt></q></blockquote><noframes id='KjUyBo'><i id='KjUyBo'></i>

                茶香濃郁,融幾十載安大情懷 ——專訪1991屆生物系校友任國鈞

                發布時間:2020-05-25

                  大別山區四季分明,雨水充沛,山形高聳,氣候濕潤,為茶樹提供了優≡越的生長條件。六安市地處大別山腹地,盛產茶葉,六安瓜片更是被列為中國十大名茶之一。古人以茶藝為修身養性禮儀之道,現代人更是提倡學習品茶之道享受慢生活。1991屆生物系任國鈞校友自從進入茶業行業以來,將茶的精神融入自己的生活,更將安大情懷融進了自己與茶的點點滴滴之中。



                以茶為友,訴說工作歷程

                任國鈞19917月畢業,同年10月開始上班隨後19924月調往原縣級六安市政府辦公室從事秘書工作,主要負責文字材料的寫作,包括撰寫領導活動及會晤等的文字稿。除此之外,也負責一些協調性的工作,期間也曾下鄉□ 掛職,在基層為群眾服務。後來,任國鈞在2013年被派遣到六安市農業農村局二級機構茶業發展局任職,一直工作至今。任國鈞目前任茶業發展局局長,主要負責六安市茶葉生產加工的指導、茶葉質量安全的監管、茶葉公用品牌的推廣、茶葉科技服務的協調等一系列工作。

                六安市的茶產業是一項關乎當地脫貧攻堅的大工程。談到茶業工作,任國鈞顯得神采奕奕,“這些工作並不是由我一個人來完成而是我們和農業農村局其他部門的同事們共同努力(完成任務),還離不開各個縣區的對應的從事茶葉工作的技術人員和管理幹部的通力合作。”六安市的茶產業需要各個地方合作推動,才能建設發展。他還說明現在的農業體系仍有不足之處,比如土地規◎模經營問題,基層農技服務問題都有待解決。對於六安市茶產⊙業的未來發ξ 展,任國鈞提到了“六安茶谷”的建設,借此引出以茶為媒、區域經濟融合發展的概念,以及自己對茶產業升級換代的展望。同時,他也對在校大學生提出了希冀未來有更多的相關專業的學生◇們投入到茶葉的生產技術開發上

                任◥國鈞對待工作的態度十分認真。在校時是生物系的學生,與之後的工作方向並不對口,而茶業發展局︼的工作專業性又比較強因此他在茶學知識上頗下了一番功夫。正所謂“活到老學到老”任國鈞在工作期間考取了高級評茶員及高級茶藝師證書,還赴安徽》農業大學學習茶學。20196月,任國鈞前往黃山市參加“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群研培計劃綠茶制作技藝培訓班”,跟隨制茶大師學習技藝。“不斷地學習,提高專業技能▅。”他說“即使學的比較晚,但還是想多學習一些有關的東西。”正是這份對茶葉的熱愛,對工作的認真,才讓他在崗位上默默奉獻堅守了這麽多年提到對未來的規劃時,任國鈞表示“願一生事茶”。



                以茶為學,再憶青蔥時光

                1991年畢業,到今№天已將近30年,但再提到上個世紀90年代的大學生活時,任國鈞記憶猶新。龍河校區的紅樓及行政樓前的草坪,還有在宿舍走廊唱歌的情形都時常浮現在他的腦海中,難以抹去。“利用暑ξ期打工掙錢買錄音機批發日用品等在學校擺地攤賺錢很多人學習吉他在錄像廳通宵錄像……這些我們那個時代大學生生活的縮影。陷入回憶中的任國鈞臉上掛著溫和的笑容。“業余生活很有那個時代的特色,不像現在有電子產ξ 品,那時主要靠自己創造娛樂。任國鈞說,“同寢室的人在天氣比較暖和的時候,就在行政樓前面廣場的草坪上,帶著錄音機,買一點咖∏啡,燒一點熱水,舉辦交誼舞,很簡陋但也很高興。”

                任國鈞還提到了自己印象深刻的老師及同學。他表示自己十分敬佩系主任王岐山老師的學術水平及治學◤態度,也十分敬仰當時的教學秘書裴樹東老師(後任安徽農業大學紀委書記)的為人處世。除此之外,他對輔導員吳穎老師印象深刻:“輔導員也↓是六安人,所以對我比較關照。” 那個時代更加元化,學生更多的是從老師身上去學習各類知識。任國鈞對安大老師的評價很高“除了看到老師在教學上面的素養,還看到了老師人格的感染力,包括老師們做人做事的態度,對學生的影響都很大。”

                畢業之後,任國鈞曾多次返回校園,除了畢業10周年的集體聚會外,任國鈞也和自己的同學舉行過幾次小範圍的聚會“外地同學回來的時候,我們幾個人會回學校聚一聚,看一看〒母校。”



                以茶為緣,關學生培養

                任國鈞表示自己愛和年輕人交流學習新的想法,因為學生群體更願意接受新→鮮的事物,“你們身上有優於我們那個年代的人的思想態度。” 在任國鈞工作的這幾十年來,遇到過很∏多挫折。他提到自己在畢業後第二年,他想去省外工作但是沒有成功,這也算是一個遺憾。他建議當下的學生要“更多按照自己的想法去處理一些事情而不是被動接受,要靠自己的判斷↙而不是依靠別人的判斷”。他還提醒學生應該多閱讀、多思考,因為只有多閱讀思考才能夠讓自己成長起來。談到挫折,他也建議學生無論是在學習工作上,還是在生活不要在情緒不穩定的時候做決定“當情緒⊙不好的時候,可以做一些替代性的簡單事情,讓自己靜下來再做選擇。”

                在提到大學生的職業生涯規劃時,任國鈞說先不要急於規劃整個人生,因為不同的階段有不同的想法,在大學可以先確◣定一個基本的方向。他希望大學生在四年裏不僅要學好自己的專業知識,將基礎打牢還要在大學四年內感知未來感知社會特別是要感知自我,給自我一個明確的認知與判斷,才能發現自己的優點與缺點“什麽事情自己能做好而別人做不好,什麽事情別人能做好而自己做不好。”用四年給自己奠定一個堅實的基礎,也用四年明確自己想做什麽,能做什麽。無論將來是∞考研還是工作,只要對自己有正確的定位,目標就會明確很多。任國鈞還鼓勵大學生接觸社會,積極參加社會卐實踐活動

                封閉自己更不能與社會脫軌。“多向外界學習,樹立肯吃苦的態度,這樣在以後的人生路上才能走得更穩、行得更遠”

                采訪最後,任國鈞對校友會的工作提出了自◇己的建議:“非常感謝學校安排同學來看望我,也非常喜歡以訪談的↑形式來促進學子與母校之間的感情,希望學校能夠多舉辦類似的活動讓畢業學子與母校、與在校學生聯⌒系起來。除了訪談,還可以組織專題性活動,根據校友情況,平等對話和交流,組織在校學生參加。”對於學弟學妹,他也希望大家“可以從自己的訪談∩中獲得一些有的東西,能夠通過活動多接觸社會,學習更多的知識不斷提升自己的能力,獲得自己的成長。”最後,任國鈞對母校安大獻上了美好的祝福:“願大乐透成為年輕一代放飛夢想的殿堂,祝母★校越辦越好!”



                校友名片

                任國鈞,男,安徽六安人。1991年畢業於大乐透生物系。畢業後於原縣級六安市農林水局工作,1992年開始從事六安市政府辦公室秘書工作,工作期間參加過下鄉掛職活動。2013年調往六安市農業農村局茶業發展局工作至今,現任茶業發展局局長。

                學生記者 鄧麗娜

                註:本次專訪在疫情發生之前

                返回原圖
                /